黑道学生7:天门帝国

第1945章 轩辕断痕的出现

咪乐|宝宝|直播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,“要以提升组织力为重点,突出政治功能,把基层党组织建设成为宣传党的主张、贯彻党的决定、领导基层治理、团结动员群众、推动改革发展的坚强战斗堡垒。

画地为牢(百炼成钢) Ctrl+D 收藏本站

世界,沙海地区,东区某一片风雪飘舞的牧场。

大熊嘴巴里面罗里吧嗦的说了一大堆后,端起一杯酒洒在了茫茫的天地间,而后所有的仪式做完后,他就穿着一条短裤,而后缓缓的走进了温泉坑里面。

“啊…”,这在沙海地区才能够有的天然温泉,那水温正好,再配合上露天的氛围,泡在风雪连天的温泉池里面,既能够体会到暴雪落在身体上面那种凉丝丝的感觉,又能够感受到温泉给自己带来的平静和慰藉。

大熊舒舒服服的闭上眼睛,对着身边的阿尔法铁狼团的成员们说道“不要打扰我,任何事情都不要打扰我,就算是世界政府被毁灭了,也不要告诉我。”

我只想要感受大自然,触摸风的脸庞,感受到雪的灵魂。

趁着现在天门跟天劫两个集团闹得正欢,他们这边好不容易能够休假一次,大熊也决定回家祭祖,他的故乡就是这里,虽然一个亲人都不在了,但是祖屋还在,一些祖宗的灵位还在,聊胜于无吧,而大熊对于这里也非常的熟悉,人脉极其广阔,因为知道他王将的身份,所以十里八乡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,都非常的尊敬他。

他在休息,冰天雪地里面泡温泉,这可是他的念想。

当然啦!怎么能够少的了,一团旺盛篝火上面的烤全羊呢?

沙海地区特有的赤柳木噼里啪啦的燃烧着。

上面一只全羊已经出现了吃货们最喜欢的那种焦褐感。

拿刀子连带肉割下来一块,任何调料都不想要,大熊放进嘴巴里面,咀嚼,皮香肉嫩,满足的他闭上眼睛感慨,果然还是沙海地区的羊好吃呀,在外面吃的那些,真的是跟干柴没什么分别,他这边正在舒舒服服的享受,一名铁狼成员走过来拿着电话

“老大,孟星宇的电话。”

谁?大熊一时间没反映过来这个人是谁。

“孟星宇,就是黑曜麾下那个组织的人。”,经小弟提醒,大熊懒懒的接过来电话。

本来按照他的想法是任何事情,天塌下来他都能够袖手旁观,但是听到轩辕断痕那边突然出现了情况后,大熊猛然的仰起身“你说什么?”,表情之惊骇,完全不亚于一颗定时炸弹爆炸,他挂断电话,脸色难看的站起身,一个手势。

“铁狼团,集合。”,手下的弟兄们离开开始做准备。

现在要冲过去吗?铁狼团的人用等待着命令的眼神,看着大熊。

稍等一下,大熊却是迟疑了。

阿罪加上刑烈组合,可不是我这种级别能够收拾掉的,即便自己厚着脸皮,让帝释天过来帮忙,等老帝到达这里,黄花菜都凉了,但是放眼这个沙海地区,有个鸡毛人可以能够跟他们与之抗衡呀。

而黑曜那边也说过,黑暗世界并未在沙海地区有分部,因为无法通过黑暗之门支援。

我这一上去,我岂不是要被刑烈当成申沙包打?

别看大熊表面憨厚,实则粗中有细。

他用手指不断的摸着下巴,示意铁狼团的人先过去探探口风。

自己则是回屋里面拨通了一个电话,接通后立刻面带笑容的说道“诶,叔,我…”

夏天、霸道、黑曜、大熊、龙靖城,多方同时联动。

此时,就看谁的速度,要更快一筹了。

再说西峡水之都那里,“砰砰砰砰…”随着一个个的的枪筒,爆发出凶猛的子弹朝着陆非善齐齐的连射,非善的身姿,带着一串串的残影,舞动而起。

即便是竹林这样的地理位置,他依然飘逸干净。

右手,握着一根漆黑的利箭,箭头“擦擦擦”的声响中,便是一个个身披蓑衣的人不断倒下的声音,子弹,只能够打中他飞舞的残影、竹子,或是在地上溅洒出一团泥土,不到二十秒的时间,只剩下最后一个蓑衣人站着。

他一声怒吼,拿起枪就要设计,非善,已转瞬到达跟前。

黑箭直接精准的刺入的枪筒之中,堵住。

下一秒,非善右手一舞,又是一根漆黑的利箭放在头领的脖颈上面。

非善说道“别动,动就是死。”

那人犹豫了,开始紧张了,豆大的汗珠不断的掉落下来,缓缓的放下枪。

“聪明人,为了点钱,没必要连性命都搭上,走。”

陆非善提着他的衣领,从竹林中冲刺到西峡上面,稳稳的站在竹筏上面,然后将黑箭放在头领的脖颈上,对着四面八方喊道

“各位藏匿在深山老林中,暗箭伤人的伙计们,别动,动,就是他死。”

西峡江流中的一条条人影慢慢消失、四面八方群山不断抖动的灌木丛缓缓的平息。

果然这一招奏效,对方不敢轻举妄动了。

因为非善的意思很简单,我能够抓住他,同样也能够抓住你们。

“这就是黑曜雇佣来守护着轩辕断痕的部下是吗?”,毒心跳跃过来摘掉他的斗笠,掐住他的脸,左看右看,看到耳朵后面一个交叉的香烟刺青后,淡淡的笑道

“烟鬼的人。”

陆非善想了想“黑烟鬼这个组织人已经死的死抓的抓早就完蛋了,看来这是一个散落在外面的小鱼小虾,也就几万块钱的赏金,待会儿再杀,咱们要是想要安稳的渡过西峡江,这家伙的性命还得在我们手中才行。”

阿罪看着四面八方说道“怕是难。”

刚说完,声响,非善判断出来是狙击枪后,立刻一把将那个头领抓扯到一旁。

下一秒他们的竹筏立刻被贯穿,那头领被吓得冷汗直流,非善说道“兄弟,看来你的兄弟姐妹,是完全没把你的性命当做一回事儿啊,哈哈哈。”

那头领点头,然后对着四面八方骂道“你们这群混蛋,连我都要杀?你们还是人吗?咱们都是亡命天涯的人,不应该互帮互助吗?你们这些混蛋。”,说完,他看着非善说道“只要你们愿意救我,我愿意无条件全权配合。”

省省吧。

毒心拍了拍他的脸庞说道“当狗,也是要有价值的。”

——

“汪汪汪…”伴随着一条土狗凌厉的狗吠中,轩辕断痕提着水壶,慢悠悠移动的身体突然愣住了。

他缓缓的抬起头,苍白的头发在风中飘舞着,在他全是爪痕的脸庞上面挠着,即便是听到了外面的脚步声,他依然双眼平静,好像是对于这一天的到来,在心中已经幻想过无数次了。

他解脱般的深呼吸了一下,缓缓的抬起水壶。

围墙上面,放着一个盆栽,里面生长着一株银皇后。

早已经结冰,可断痕仿佛没看到一样,依然给它浇水,看起来很傻。

西峡江流中游地带,非善他们在靠近。

下游地带,江边的一片树林之中,五六辆雪地车正在驰骋着,开车的人相当的粗野,将那些光秃秃的树木一根根的不断的撞断,笔直前行。

树林前方的院落中,那条土狗冲锋出来,不断的狂吠着。

有人举起枪,发出声响;有狗停止叫,没有了声响。

是一群装备精良的家伙们,个个非常的魁梧,雪地车呈扇形,将前方的院落围住,七八个人纷纷的下车,为首的人脸上长着金色的胡须,走过来的时候,随手抓起来一把雪塞进嘴里,咀嚼的时候,身边的人全部都纷纷的端起枪。

“是黑曜让你们来的吧,没良心的狼崽子,不管是谁喂,都喂不熟的。”

断痕拖着一条断腿,从院落中缓缓的走出来。

头领对着周围勾了勾手指头。

手下的人递过来一瓶伏特加,头领喝了口驱驱寒后,看着断痕默默的坐在地上,抱着那头已经咽气的土狗,嘴角露出了一抹不屑一顾的笑容。

他对着兄弟们示意带着嘲笑“瞧,轩辕家族当年叱咤风云的二把手,到死,仅仅只有一条狗跟着他,短暂的辉煌是没有任何意义的,弟兄们。”

拿起枪,眼看着他就要结果掉轩辕断痕的时候,一抹锐利的尖啸声在林间响起。

那股声音格外的尖锐,穿透耳膜,让这群人全部都痛苦的捂着头。

紧接着,鲜血从眼睛和耳朵里面不断的流淌出来。

他们朝着树林里面看去,一个男人站在飞天的背上,威风凛凛,下方的飞天双翅锐利无力,一边飞翔一边将身边的树木全部都齐刷刷的斩断。

随后刑烈跳跃到天空中,右手握拳,一拳横扫下来。

拳风,是无限界的帝皇系域气。

这群人被域气全部都横扫过,下一刻全部都纷纷的吐血,双腿一软,直接跪在地上,那头领还想要拔枪,但是这股帝皇系域气,将他们身体里面所有的力量,全部都在瞬间震碎,不仅只是身受重伤,这些家伙们现在只是砧板上面任人宰割的咸鱼。

飞天落地,立起身体,大大的眼睛萌萌哒的看着一群人。

刑烈扫视了一眼现场,然后喊道“喂,老头,跟我走。”

断痕抱着狗,身体上面已经落上了很多风雪。

他如同一尊木雕般坐在地上,一动不动。

“跟我在这儿摆谱呢?”,刑烈抓起他的头发提起脑袋,四目相对的时候,刑烈发现眼前这个人的眼神中,已经没有任何的求生欲望,波澜不惊,如同一潭死水般,亦没有任何的光芒,霸道在他面前蹲下,然后说道

“轩辕家族的覆灭,是不是跟你有关系?”

断痕痴痴的看着落雪。

“行,那我换一种问法,如果现在有一个机会摆在你面前,你抓住还是不抓住?如果你愿意合作的话,我们甚至能够将黑曜干掉。”

断痕的瞳孔微微的颤抖了一下,他张开嘴说道

“干掉,是拿着刀子,一刀一刀把黑曜的皮剐下来的那种干掉吗?”

噢哟,听这个语气,显然是隐藏着相当强烈的深仇大恨。

他点燃一根香烟,吐着烟雾说道“如果你愿意,你甚至可以拿他的骨头,煲汤喝。”

断痕猛然间动头,而后眼神中爆发出锐利的光芒看着刑烈,但是持续了几秒后,他再次面如死灰的苦笑“你在逗我,对吗?他现在是黑暗世界的王者,万人之上的存在,身边不仅仅高手如云云,背后的势力,更是你难以想象的,我一把年纪了,你就不要跟我开玩笑了。”

而后,抬起头看着天空中的落雪说道

“没有人能够制裁他,没有。”

他刚刚神态的变化,刑烈不是没有看到。

看来不是没有机会,能够说服他。

烈拿着手机的一张照片递过去“这个女娃儿,你绝对认识吧?”

断痕依然痴痴的看着白雪,很久后才不经意间扫视了一眼,但是就是这一眼,让他的身体如同触电般,狠狠的颤抖了一下,他倒抽一口凉气说道“镜灵?”

“严格意义上来说,她现在叫做无暇。”

“她在哪里。”,断痕伸出手,抓住了刑烈的胳膊,迫切得到“她在哪里?”

刑烈低下头看着他抓胳膊的地方,那份力量,让刑烈能够感受到断痕心中的渴望。

“她在我的队伍里面,受我的保护。”,刑烈干脆了当的说道。

“带我去找她,带我去找她。”,断痕眼眶红红,差点哭出来,他几乎是对刑烈哀求着,而后又突然反映过来,小鸡啄米般的不断点头“我知道你来找我,是为了什么,黑骸风暴,是不是??”

说完,又顾影自怜的低下头

“我也就靠着这个,才能够苟延残喘至今了。”

刑烈淡淡的说道“带你去找镜灵没问题,但是你必须保证,全权配合。”

“我一定。”,断痕说完后,又继续带着哭腔,将那条狗的尸体放在雪地中,勉强的站起身,正要跟着刑烈离开的时候,树林里面,再次传来了一声声的枪响。

“真是滔滔不绝呀。”,霸道笑道“小乖,给他们狠一个,来。”

“嗷呜…”,飞天之主努力的龇牙咧嘴后,然后耳朵晃了晃,呆萌的眨眨眼,等待着霸道的夸奖。

霸道宠爱的摸着它的脑袋,笑着看着前方缓缓移动过来,大熊麾下的铁狼团的成员们。

铁狼团的成员们看到他也是直接愣住了。

这情报真的是相当的到位呀,来之前,他们还持着怀疑的态度,真的是刑烈本人吗?直到看到刑烈后,没有一个人笑的出来,这情报…还不如不准呢。

“上…上呀!”,铁狼团的有人喊道。

上?谁上?其他人没有前进,反而是倒退了一步“那可是刑烈啊。”

百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