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皇岛频道 > 看世界

泉州杂忆

来源: 人民网  作者:陈喜儒
2021-10-21 10:36:48
分享:
咪乐|直播|盒子 人民网强国论坛第一时间邀请到全国人大代表、民盟中央副主席郑功成为网友们解读《政府工作报告》亮点。

“泉州:宋元中国的世界海洋商贸中心”日前获准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。泉州,是一本厚重的文化历史书,不静下心来,一字一句,仔细琢磨,很难得其仿佛。

但我两次去泉州,都是来去匆匆,未能尽兴。

第一次是陪日本作家代表团,访开元寺、清源山,晚品茶、观木偶戏、赏南音,宛如饕餮一顿文化历史大餐,五彩缤纷,囫囵吞枣。

南音,古朴幽雅,节奏徐缓,委婉深情,是历史悠久的古汉族音乐,素有中国音乐活化石之称。据考证:是两汉、晋唐、两宋等朝代的中原移民把音乐文化带到以泉州为中心的闽南地区,与当地民间音乐融合,形成了具有中原古乐遗韵的音乐形式。

据介绍,泉州南音演唱形式室内室外不同。室内为右琵琶、三弦,左洞箫、二弦,室外反之,但都是执拍板者中间而歌,这与汉代“丝竹共相和,执节者歌”的相和歌的表现形式一脉相承。但为何室内室外形式不同,询问多人,不得要领。伴奏的洞箫,称尺八。一位年轻的日本作家大惊,说怎么与日本的名称一样?莫非来自日本?团长高井有一笑道,你说反了,日本的尺八,来自中国,你看完泉州三绝——茶艺、南音、木偶,就会明白日本文化来自何方。

我第一次知道尺八,是在苏曼殊的一首诗中:春雨楼头尺八箫,何时归看浙江潮?芒鞋破钵无人识,踏过樱花第几桥?那时不知尺八为何物,与日本年轻作家一样,以为是一种日本传统的民族乐器,洞箫的一种,后来陪小时候当过和尚的水上勉先生在中国旅行,向他请教,才对尺八的传播史、尺八的今昔以及与佛教的关系略知一二。

原来,尺八是中国传统乐器,竹制,因管长一尺八寸而得名,音色苍凉辽阔,唐宋时传入日本。如今在日本奈良东大寺的正仓院里,仍保存着中国唐代传去的八支六孔尺八。现在日本流行的尺八为五孔,是镰仓时代日本和尚觉心来中国杭州学禅期间,向同门居士学习吹奏带回的,后来觉心创立普化宗,传授技艺,将尺八吹奏融入修禅,称之普化尺八。尺八传入民间后,逐渐发生变化,对内径和长度进行改造,音色更加完美,可吹奏古典乐曲,也能演奏现代乐曲,常与筝、三弦合奏,还可与西洋管弦乐队、电子风琴合作。这种起源于中国的传统乐器,南宋后,在中国逐渐流失,在日本却得以保留发展,不仅传承古乐,而且以崭新的姿态,更加丰富的音乐形式,展现在现代观众面前。

日本作家说,泉州有诱人的魅力,纵然是走马观花,也一辈子不会忘记。女作家下重晓子回国后撰文说:“从饭店的窗口,就能看到古老的街市。红瓦屋顶上,屋脊两端高高翘起,伸向空中。听说屋脊的形状是仿照燕子的翅膀和尾部而建造的。从福州去泉州的路上,在高速公路两侧的墙上,也画着许多栩栩如生的燕子。泉州人不畏惊涛骇浪,漂洋过海,到世界各地谋生,之后衣锦还乡。燕状的屋脊,可能是他们决心荣归故里的标志和信念吧?也许有一天,我也会像燕子一样飞回泉州。”

第二次是陪黎巴嫩作家代表团到泉州,访灵山圣墓、伊斯兰教清净寺、九日山等。他们在阿拉伯人墓地徘徊良久,摄影留念。在博物馆,他们看到了摩洛哥旅行家伊本·白图泰游记的中译本,驻足良久,惊叹不已。白图泰在元代到过中国,他称泉州“是一座巨大的城市,出锦缎与丝绸”,泉州港是“世界大港之一,甚至可以说是世界最大的港口,港内停泊大船百余艘,小船无数。”团长、诗人朱佐夫·哈尔卜说:“泉州是座有思想,有胸怀,充满诗情画意的美丽城市,使人流连,令人感动。我计划明年来考察采访,收集资料,写一部描绘古代阿拉伯人如何在泉州安家落户、生根发芽、建功立业的长篇叙事诗。我要告诉阿拉伯世界,在中国福建,有一片神奇的土地,有一个友好的城市,至今仍保留着我们先人的足迹,生活着我们阿拉伯人的后裔。”他转过头对我说,“届时希望您也来,和我一起,欣赏泉州美景,品尝泉州美味,体验泉州生活,做几天地道的泉州人。”我欣然同意。

我是北方人,对南方的气候很不适应。每次因工作到南亚访问,热乎乎的气浪扑面而来,我就开始想念故乡的风、故乡的云。但到了泉州,不知为什么,不仅没有焦躁,反而醺醺然,陶陶然,忘记了炎热,忘记了疲劳,怡然自得,思来想去,似有所悟:泉州如酒,不管谁沉浸其中,都会如醉如痴,物我两忘。

泉州不大,但有浩然之气。在经济上,远在宋元时代,就是一座开放的国际大都市。马可·波罗在游记中说:“大批商人云集于此,货物堆积如山,买卖的盛况令人难以想象。”那时,到泉州来经商、传教、创业、长期居住的外国人数以万计,到处可见外国人的宅第、店铺、教堂、庙宇。濒海开放的地理优势,放眼世界的海洋思想,海纳百川的广阔胸怀,造就了泉州历史的辉煌。但泉州人没有躺在祖宗的灿烂业绩中自我陶醉,自我欣赏,而是继承发扬兼收并蓄博采众长的创造力、精神和传统,多元发展,自强不息,使泉州经济至今仍发展强劲。

在文化上,泉州自重自信。千百年来,多元文化在此和谐共处,并存共荣,形成了泉州独具特色的地域文化。以宗教为例,泉州被称为世界宗教博物馆。佛教、道教、伊斯兰教、天主教、基督教……凡十几种,都有石刻遗迹。在人类历史上,宗教冲突,连绵不断,酿成了一场场战争。但在泉州却出现了奇迹,各种宗教相安无事,相互融合,形成了多种宗教并存的独特风景。

在风格上,泉州谦和而宁静。它没有唯我独尊的霸气,也无暴发户的喧嚣,但你从市井风情,行人的表情和脚步,名胜古迹,都能感受到它的自尊自爱,它的曾经沧海的淡定从容,它的洗尽铅华的优雅和闲适,它的“此地古称佛国,满街皆是圣人”(朱熹)的超凡脱俗的气象……

中国有句老话,打铁先得自身硬。自身不硬,就没有自信,没有力量把铁锻造成你所希望的形状。这话套在城市上,似乎也适用。倘若泉州没有灵魂,没有志气,没有胸怀,也就没有泉州历史和现代的灿烂辉煌。

泉州古称刺桐城,但很遗憾,两访泉州,未见刺桐。

据说,五代时,节度使留从效主政泉漳期间,加筑泉州城,沿城环植刺桐树,使泉州成为被高大繁茂花红似火的刺桐环绕的美丽城市。泉州人钟爱刺桐,视之为象征吉祥富贵的瑞木,选为市花。但我晨起散步,寻找刺桐,询问多人,皆茫然不知。

下次再来泉州,一定选在刺桐盛开时节,在那热烈火红中,或可入物我同一之境?(作者 陈喜儒)

关键词:泉州,杂忆,秦皇岛责任编辑:杨利光
百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