薄熙尘微笑。

顾安西不问了,反正答案不是她想知道的。

薄熙尘伸手撩起她的发丝帮她别在耳后,低哑开口:“我去睡沙发。”

她没有出声。

薄熙尘笑了一下:“不和小叔说晚安吗?”

她抬眼,盯着他过分好看的脸:“薄熙尘,你是不是……”

“以前是,现在确定。”他居高临下地注视着她,嗓音比夜色还要撩人几分:“你叫我小叔,你又是罗林。”

顾安西就注视着他:“罗林?”

他微笑:“以后再告诉你,现在小朋友应该睡觉了。”说着,拍了拍她的小脑袋就退出去了。

顾安西抱着衬衫,呆了好一会儿……

次日清早,风眠伸了个懒腰出来,才进了餐室就睁大了眼睛,然后就笑眯眯的:“是小朋友啊,昨晚在你小叔这里过夜的?”

顾安西垂眸啃着三明治,假装听不懂小叔这个梗。

喜欢白色的清纯女生刚睡醒时的照片

风眠大刺刺地坐下,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,总觉得他们之间有什么不一样了。

薄熙尘淡淡地望住他:“白天没事带贺老出去逛逛。”

风眠笑笑:“当车夫嘛,我知道。”

薄熙尘又看向顾安西:“快吃,吃完了去看看陈奶奶,我在车上等你。”

她有些不解。

薄熙尘直接说:“送你上学。”

她轻声说不用,薄熙尘就笑了一下:“顺路。”

一旁的风眠快要呕死了,要在北城,他们薄医生需要这样费尽心思地讨好一个女孩子吗?小朋友太冷酷了。

哦,忘了,以前也有一个什么天才画家,年少成名叫罗林的,薄医生也挺上心的,前年还因为想见一面出过车祸。

当然,这些他是不会告诉顾安西的。

那边顾安西吃完了早餐去看了陈奶奶,出了住院部的大楼,就见着薄熙尘的车已经停在那。

她上了车系好安带,轻声说:“你不必这样的。”

薄熙尘微笑:“我头一次追女孩子,我不知道别人都是怎么做的,但是我希望别人能做的我也能做到。”

顾安西没有再说话了,薄熙尘开车把她送到学校去就回了医院,继续之前的研究。

北城那里已经打过很多次的电话让他回去,他都拒绝了,他知道这样会引起别人的猜测,但是他并不以为意。或许等忙完这一阵,他可以带顾安西去一次北城,去看看他的家,看看他的父母,还有他床头的画。

罗林……薄熙尘轻声呢喃着这个名字,笑了一下。

正如顾长情所说,他运气确实很好。

正想着,他的手机响了,薄熙尘伸手接了起来。

电话竟然是高教授打过来的,十分客气地表示和薄教授竟然是有渊源的,薄熙尘含笑应付了几句,身为最高阶层未来家主,只要愿意随时能让人如沐春风。

高教授话锋一转,意思就是一起和贺老吃顿饭,就当是赔罪什么的。

薄熙尘淡声开口:“高教授和贺老叙旧我就不便打扰了,改天再请高教授吃饭吧。”

但高教授受人所托,哪里会轻易放弃?

百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