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腿不分缝 夫洗澡被公侵犯30分钟电影

咪乐|直播|app|最新版在线下载 1949年,杭州解放,从此揭开了杭州发展的历史新篇章。

“这是孩子给你的药,吃了能治好你的伤,再活个几十年不成问题。”拿着之前闲暇给的灵药,闲云语气软了几分。

“你现在这么做是什么意思?愧疚吗?我告诉你,我不需要你们任何人的怜悯,只要完成目标,我轩辕烨宁愿死也不要苟活在这世上。”

可惜,对于一个不能动的人来说,闲云一招就制服了她。

强行喂下灵药之后,闲云语气有些低沉“当年是我对不起你,我不能接受自己有孕这个事实,我也不能接受为了你放弃很多美女这个设定,我更不能接受女尊男卑的世界,所以我才会生下孩子就回到了亲生父母那里,可是……”

闲云语气有些哽咽,他也没想到轩辕烨会遭此大难,他当时就后悔了,他发现自己竟然爱上了这个女人,只是他以为自己只是单单有点喜欢她而已。

可是,等待他的是此生绝不相见的决绝誓言。

他难过过痛苦过也伤心过,他甚至直接就穿回了现代。

前几年他又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拉了回来,好在他在现代无牵无挂,反倒是对这里多了几分眷念。

可是,女人有时候狠起来,根本不是男人可以想象的,他这几年似乎明白了女尊国的奥义。

从精神层面来说,女人确实比男人强大许多。

“烨儿,不要再执着了,孩子有自己的人生,你这辈子为皇位已经吃尽了苦头,够了,真的够了。”

伸手摩挲着轩辕烨满上伤疤的脸颊,语气充满怜惜“现在,我回来了,以后我们出去游山玩水,岂不快哉!我知道你这几年做了什么,我暗中扶持轩辕凤,其实只是想帮你添柴加火,让你出出气而已,难道你这口怨气还没散吗?”

轩辕烨没有说话,眼底终于落下两行清泪。

这二十年她是怎么过来的没人知道,累吗?苦吗?她并不觉得,因为她恨。

她恨轩辕烟为了皇位将她弄的生不如死,她更恨闲云的不负责任和薄情寡性,她最恨的还是她自己。

如果她足够强大,这世上还有人能伤到她吗?

她受够了这些疾苦,她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也承受这些,她错了吗?

“乖啦,我知道你是为了孩子好,但是孩子大了有自己的想法,做不了你的提线木偶。”闲云长出一口气。

这几年,他回来之后就没闲着。

女儿有出息了他开心,这个女人折磨自己他心疼,他做了很多烂七八糟的事情,都是为了她。

现在,既然闲暇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,他是个开明的家长,他愿意支持孩子。

“好了,别哭了,孩子还在外面呢。”闲云语气亲昵的说。

轩辕烨“……”

玩呢,闹呢,为什么不早说?

清咳了几声,看着满地狼藉和残缺的轮椅,她此刻真的很想打死闲云。

这个男人永远都是这么不靠谱,永远都喜欢看着她出糗。

“我有事先走了,明天再见吧。”闲暇丢下一句话,院子里恢复了宁静。

她其实也不想来,但是她万万没想到闲云直接从容追身上下手。

 

为了自家男人,她勉为其难。

对于这个母亲,她没什么好感,但是也谈不上怨恨,终归跟她不过是陌生人罢了。

但是容追开口,闲暇是万万不会拒绝的。

翌日。

看着一家人齐齐整整,容追很开心。

今天是个什么好日子啊,自己的七个姐姐竟然难得齐聚一堂,闲暇的父母也首次露面。

一切似乎都很和谐,似乎大家都对彼此有所耳闻,或者说都是台面上的老手了。

气氛很融洽,除了闲暇淡淡的之外,红尼都有些被感动到了,更不然未经世事的左衍和欧阳紫。

家主原来来头这么大!

左仟站在一边,看着左衍不怕死的往前凑,恨不得打她一顿,想到之前被自己打断腿关在家的左微,左仟就觉得头疼。

她是真没想到左微的姘头竟然是轩辕凤,真不知道是该说她不知道天高地厚还是该说她蠢钝如猪。

“既然你不愿意,那皇位空闲吗?”等大家散去,轩辕烨看着出色的女儿,语气带着商量。

闲暇笑了笑“皇位还怕没人坐?”

“可是……”轩辕烨还想说什么,想到闲云的话,最终还是闭上了嘴巴。

一切似乎很圆满,容追除了刚开始惊讶之外,现在已经波澜不惊了。

虽然妻主是轩辕烨的女儿,虽然妻主的爹竟然是邻国闲王,但是那又怎么样呢,反正他们已经要回去了。

莫名的,他就是对妻主有信心。

不管闲暇是什么身份,对他的心他是知道的。

这些年的患得患失,早就在妻主坚定不移的宠爱中消失了。

“所以,咱们要回去了?真不打算看完最后再走?”红尼和左衍异口同声的说。

她们真的很想知道最后谁当皇帝啊……

“我们先走。你们想来的话,之后再来就好了。”闲暇看着外面红艳艳的晚霞,明天是个适合出门的好日子。

红尼犹豫了几息“那算了,我还是跟你们一道吧,路上也好有个照应。”

红尼其实有点心虚,她没想到自己师姐竟然也是轩辕烨的人,现在师姐已经出去云游了,她不好意思再搞事情了。

左衍忙不迭的说“那我也走好了,反正我娘会给我写信说的。”

欧阳紫也点点头,生怕闲暇不愿意带她一同回去。

闲暇点点头,反正人多人少都行,她无所谓。

她已经事先声明了自己不会出仕,这些人愿意跟着她,就得跟她过些田园生活。

不愿意跟她,她也不在意,人各有志嘛。

说好之后,几人就急吼吼的回家收拾东西去了,毕竟要走,总归要跟家里说一声。

晚上,整个闲府仿佛陷入了沉睡,寂静无声。

闲暇醒过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处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。

左右看了看,发现容追还昏睡在自己旁边,嘴角的冷意才慢慢褪去。

如果容追不知所踪,闲暇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。

眼下,她只有静静等待了。

不可能把她无缘无故弄到这里,这人总归是要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说法的。

空气还带着幽幽香气,闲暇嫌恶的皱了皱眉,倒是看得起自己,这一晚上都点着

“您醒了?那请更衣吧。”一个女人突然打开了房门,看见坐在桌边看书的闲暇,似乎有些惊讶,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。

   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    相关文章

    百度